多伦多冻雨灾区实景

由于圣诞假期间 UWaterloo 的宿舍关门大吉,我被赶到了多伦多,临走前瞄了一眼天气预报:嗯,Freezing Rain,冻雨?

结果,还真是冻雨,看着不觉得,只是气温低,有种上海的阴冷(但我坚信还是比上海的冬天暖和),与一般的雨别无二致;而到了晚上,我走在人行道上的时候觉得莫名的滑,不是一般的滑,滑的地方简直就跟踩了一脚滚珠轴承一样,但这个路面是一块滑一块不滑,所以勉强可以站立,尽管如此,还是有点行走苦难

第二晚,这种莫名的滑感更严重了,公车司机在开门前都会提醒站台会特别的滑要格外小心;但这不是,重点,好戏就是从这第二晚开始的:

WP_20131221_22_51_22_Pro

虽然看到这一幕并不感到惊讶,过冷水降下来经过了一天多才这样从理论上讲并不奇怪,但是当实实在在看到这一幕在整个城市发生的时候,就这个感觉:这你敢信?

WP_20131221_22_52_10_Pro

本来就有一定的积雪,由于每日的清雪工作,人行道两边会有额外高出一截的雪,然而在这种天气下,雪的表面结了一层冰,雪的表面结了一层冰,这你敢信?

WP_20131221_22_56_02_Pro

任何暴露在天空下的固定物体表面都是一层冰,甚至有小冰棱子出现了,这才过去一天就这样了.

然而,那个凌晨,年度大戏开始了:半夜三点半的时候我在刷 Bilibili ,突然停电了——停电不要紧,电池够撑一会儿,但停电了就没 wifi 用了这才是真正蛋疼的地方. 这一晚睡得很不踏实,一会儿醒来瞟一眼是不是来电了.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半睡半醒间隐约听见门外其他客人在讨论停电,说是全城断电,25万人受灾,72小时恢复,加油站爆满,大家赶紧逃离多伦多云云. 在我反复听到这几个数字之后有点稍微清醒了,就拿出手机上 Google News ,结果头条就是我们变灾民了,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的确是都受灾了.

WP_20131222_12_31_04_Pro

但有一个好消息,虽然我到现在还是很不解,我附近的 Fairview Mall 是有电的,索性就出门去探探虚实,如果是真的就赶紧找个插座充个电. 这时候隐约记起当年朱骏斌好像说过冻雨是个灾害性天气来着. 出门之后,发现路面已经冻死了,很厚的一层冰了,当路面全部结冰以后反而不滑了,走上去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而我又发现了一颗有小果子的树,很是有趣.

WP_20131222_12_39_24_Pro

在交通灯没电的情况下,车辆还是很有秩序地一次一车,只不过这效率实在是有点看着难受.

WP_20131222_12_41_36_Pro

WP_20131222_12_55_48_Pro

Fairview Mall 里面有插座的地方就有插头,如果看到了例外,那一定是插座坏了,里面坏了的插座其实还真不少,难道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我用手机翻了翻新闻,说是停电的原因是折断的树枝压坏了电线,好吧,就照这结冰的架势是不是这么晚才停电就应该谢天谢地了;多伦多市长死活不肯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说是会引起恐慌;电力抢救以医院和老年公寓等公共设施为主,这些设施目前正在使用备用电源. 医院自带发电机这好说,为啥一个 Mall 也有备用电源,还是说因为暗线输电所以没受影响?如果明后年再来那么两次,估计新房子要强制性埋地走线了.

WP_20131222_17_22_16_Pro

WP_20131222_17_23_08_Pro

WP_20131222_17_23_31_Pro

到了晚上,冰都给结结实了,有种在开冰雕节的感觉. 突然想起来高中的时候做过一道数学题,给了点数据,问“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究竟是几日寒才能冰冻三尺. 现在看来,关键不是几日,而是下什么东西,如果是下雪,下一整个冬天都不会有冰柱.

晚上由于没电,回去的又太早了,六点就被迫睡觉了,还不能洗澡. 自来水厂新闻说正用着备用电源,所以好歹能冲马桶. 我记得我在上海的时候一次大规模停电,那次就断水了,所以这次我就第一时间确认了水源的情况. 这边高层也不多,不需要楼自带水泵,用上水的压力就可以供大多数小平房使用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只要企图早睡,就一定会更早起来. 这次六点睡下居然十二点就醒了睡不着了,但是没电没网,是真的什么都干不了, iPad 里的那点小游戏早就玩腻了, iPad 以外的设备供电又靠不住.

WP_20131223_15_31_31_Pro

WP_20131223_15_33_36_Pro

WP_20131223_15_34_15_Pro

终于醒来又昏睡过去醒来又昏睡过去熬到早上,出门之后心情愉悦,果断拿起 Lumia 一顿狂拍,爱死撸妹子的超敏感触控了,戴着手套操作毫无压力.

WP_20131225_12_20_52_Pro

WP_20131227_15_30_11_Pro

大舅说,虽然这次是八十多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Ice Strom ,八十多年前电力也没那么大需求所以受灾也没那么严重,但近期内应该不再会有这种灾情了,因为这场冻雨就跟自然淘汰一样,把那些不靠谱的树枝已经统统消灭掉了,下次就算再下个十天八天的冻雨,也没啥事儿了.

WP_20131225_23_15_19_Pro

WP_20131227_16_03_23_Pro

冻雨在大规模停电后一天就停了,但是停电持续了将近70小时;我问住在 Downtown 的同学,他说根本不知道停过电,问了一圈下来似乎 North York 是灾情最严重的,观察下来富人区恢复供电最慢,一说那里人口密度太低,不利于拉选票,一说那帮人就算这儿停电了也有其他地方接着住. 停电这几天 BRN 进度爆表,看来把网线拔了果然是提高效率的最好方法. 最后好在赶在圣诞节之前恢复了,大家一片祥和,除了那些恢复了电却没恢复网的悲催家伙们.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class="" title="" data-url="">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re class="" title="" data-url=""> <span class="" title="" data-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