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 个人日记

2018 Camry Hybrid 的一些体验

说起来 2018 款的混动凯美瑞我已经开了半年一万多公里了,也算可以发表一些车主感言了。我开过的车有限,这是我的第一辆车,我更称不上(也不想做)车评人,这只是一点车主感想,酌情阅读。

车型:2018 Camry Hybrid SE (加拿大款,相当于国内不存在的风尚版 + 混动)

动力系统:2.5 L 横置前驱直列四缸 + 双电机

变速系统:ECVT


TL;DR

这一代的凯美瑞外观变得可以接受了。混动系统带来的油耗优势只是顺带的(也就抵抵差价),舒适性上的提升才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总体而言混动款就是一辆整体体验更好的无极变速燃油车,不用在意电机的存在,买菜通勤的王者。然而这仍然是一辆有着特殊技术的燃油车,而不是电动车,不要做不合理的期待。

多媒体中控可以忽略不计,北美款连中文都无法显示,更别提 Apple CarPlay 这一类体验更优秀的投屏系统了(据说新款有了?)。


一些 FAQ – 混动部分

混动系统是什么原理?

对丰田这套混动系统(THS-II)最好的理解其实是将这两颗电机看作是变速箱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动力源。(自己会动的变速箱你见过吗……)这套系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变速箱,因而也没有传统变速箱的传动损耗。它的无极变速是由两颗电机和行星齿轮完成的,所以真正的变速传动损耗来自于这一部分。因为这套系统能做到无极变速,但又不采用钢带式无极变速器,所以一般数据上写的变速系统都是「ECVT」,以区别于更常见的钢带式 CVT。

大多数时候也并不存在所谓的油电切换,因为这套系统的工况并不是非油即电或者两边一起马力全开,而是一个线性的分配:发动机与电机的输出比例(电机的输出可以是负的也就是充电)占多少可以自由地分配。在中控屏上看到的油电切换,要么是从纯电行驶到发动机启动,要么是正好这一瞬间电机的输出从正到负或者从负到正。前者有时会有介入感,后者不会。

继续阅读 »

解决 MacBook 双系统无法升级 High Sierra 的问题

我的 MacBook Air 跑的是 Windows 10 + macOS 双系统,但在升级 High Sierra 的时候出了问题. 症状是无论是原系统升级还是抹掉 macOS 全新安装,都会在安装到一半的时候提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verifying firmware. 我本以为是 APFS 的问题,便尝试过先格式化成 APFS 再安装,以及打上不转换 APFS 的 flag 安装,但依然不行. 更可怕的是,第二次尝试更新的时候,更新失败后无法使用原系统了.

前几天终于有时间去了一趟苹果店,Genius Bar 的小哥分析说可能是因为 EFI 分区出于某种原因不能被 macOS 的安装程序写入,而 mac 的固件是存在 EFI 分区里的,因为 APFS 的原因需要新版的固件才能引导,所以升级 High Sierra 的时候就失败了. 所以最后我让他把整个硬盘抹掉了重装,果然就没问题了.

那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我已经全盘备份了整个硬盘,如何把最新的 firmware 导入到原来的系统. 我先备份了整盘抹掉重装 High Sierra 之后的 EFI 分区,然后把之前的全盘备份恢复到了硬盘上,接着把新的 EFI 分区覆盖原来的 EFI 分区,最后把 Windows 在 EFI 分区里的引导文件复制回来.

继续阅读 »

Windows 10 + OS X 硬盘升级无损迁移记实

注:本篇是对我自己做系统迁移的整理并不是一篇教程,仅供参考

注2:仅可应用于 EFI 安装的 Windows,也就是说 Windows 7 以下绝对不是

注3:数据无价 谨慎操作 —— Disk Genius

前情提要

出于一些原因我的 mid 2014 11″ MacBook Air 用的是 128G 的硬盘,这显然不够我装 Windows + macOS 双系统并且各种 IDE 和 runtime 全部装上的. 光是 Visual Studio 和 XCode 就要占掉 30G – 40G 的空间,而 Windows 又是个吃硬盘的怪兽,随着补丁的增加留给 macOS 的空间越来越小,最终变成了 70G Windows + 40G macOS 的划分. 就这么凑合用了两年,最终省吃俭用抠下来的空间都不够 Windows 装个补丁以及 XCode 跑过升级了. 想想这台电脑除去硬盘用个五年没问题,就这么换新未免有些 overkill.

因此就有了硬盘升级的需求. 淘宝上现在有很多原厂的 mac 硬盘可以更换(甚至主板都能换,也就是连带 CPU 和内存),有些店家甚至提供了店内帮你更换的服务并回收完好的老硬盘帮你节省一点成本,免去了自行操作的风险和麻烦. 所以剩下的工作就只有系统迁移了.

基本思路

分区示意

硬盘里有几个不能动也不用动的分区,比如引导用的 EFI 分区、Windows 需要的 MSR 预留分区、macOS 的恢复分区,装了 Linux 的话还可能会有 grub 和 swap 分区. 这些分区只需要原样复制过去就行. 剩下的就是装着系统的分区了,硬盘升级后最主要的用途就是扩大系统分区的容量,所以它们都需要扩容. 每个操作系统和文件系统的扩展工具都不同.

扩容

所以 Macbook 做硬盘升级 + 系统迁移的基本思路就是:先在移动硬盘里做老硬盘的全盘备份,然后升级硬盘,再把不用动的分区原样复制(按扇区复制)到相应的位置,预留下需要扩容的分区空间,再把需要扩容的分区复制到相应的位置并扩容.

继续阅读 »

Windows 8 + Ubuntu 12 双系统 Legacy BIOS 转 UEFI 启动纪实

注意:这是一篇记录性质的日志,并不是一篇教程. 我最后成功将两个系统由 UEFI 引导了,但是花了不少功夫,绝对不是最佳步骤,本文仅供要做同样事情的人参考.

在帮弟弟装系统的时候发现他的笔记本不支持 UEFI 启动,回去随手看了一下自己的主板发现居然可以,但是我的 win8.1 和 ubuntu12.10 已经以 Legacy BIOS 方式安装了,网上找了一圈也没见到如何转换的教程.

我有两块硬盘,一块 SSD 内安装着 Windows 8.1 与 Ubuntu 12.10 ,由 Windows 的 Bootmgr 引导 Grub Legacy , 一块 HDD 内安装着 Windows 7.

首先 Legacy BIOS 方式安装的系统是安装在 MBR 分区格式上的,如果要用 UEFI 方式启动 Windows 8 ,则必须将硬盘分区改成 GPT 格式的. Windows 下有 diskpart 工具可以完成转换工具,于是找了篇教程:

http://www.iruanmi.com/convert-gpt-to-mbr-or-convert-mbr-to-gpt-use-diskpart-tool/

但是,注意教程中的以下语句:

继续阅读 »

多伦多冻雨灾区实景

由于圣诞假期间 UWaterloo 的宿舍关门大吉,我被赶到了多伦多,临走前瞄了一眼天气预报:嗯,Freezing Rain,冻雨?

结果,还真是冻雨,看着不觉得,只是气温低,有种上海的阴冷(但我坚信还是比上海的冬天暖和),与一般的雨别无二致;而到了晚上,我走在人行道上的时候觉得莫名的滑,不是一般的滑,滑的地方简直就跟踩了一脚滚珠轴承一样,但这个路面是一块滑一块不滑,所以勉强可以站立,尽管如此,还是有点行走苦难

第二晚,这种莫名的滑感更严重了,公车司机在开门前都会提醒站台会特别的滑要格外小心;但这不是,重点,好戏就是从这第二晚开始的:

WP_20131221_22_51_22_Pro

虽然看到这一幕并不感到惊讶,过冷水降下来经过了一天多才这样从理论上讲并不奇怪,但是当实实在在看到这一幕在整个城市发生的时候,就这个感觉:这你敢信?

继续阅读 »

枫叶国CDMA信号奇遇记

我的手机卡是电信CDMA网络的,没有换国际卡,换国际卡的话在没有CDMA信号的地方会使用GSM信号在香港转回CDMA.

在多伦多下飞机以后我收不到CDMA信号,しまった. 出了航站楼以后突然收到了非常微弱的信号,还收到了两条使馆的短信. 在多伦多市区内,信号断断续续,经常会有几秒钟的信号,然后断线.

几天后,我搭上了从多伦多往蒙特利尔的火车,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在途中我收到了持续稳定的信号,强度还不弱,手机的时间往前拨了两个小时,我还以为蒙特利尔和多伦多要差俩小时. 但是我到了蒙特利尔信号又消失了,变回了像多伦多的状况.

今天我乘火车回多伦多,路上更神奇的事情出现了:之前我显示的运营商都是中国电信,这次突然变成了Verizon,时间再次往前拨了两个小时. 也就是说我在加拿大收到了两个时区外从美国飘来的信号?

正确的时间应该是10:41

运营商显示的是Verizon

Last Night, Good Night

ありがとう、サヨナラ  

当似火骄阳的季节又降临  

那时会有怎样的自己  

而那时又会有着怎样的你  

Cherry 机械键盘清洗记

作为一个被动技能碰翻杯子 20 级的机械键盘用户,我成功地再一次把整杯果汁翻进了键盘,我一怒之下就把键盘给洗了,反正都是要晒两天. 别人要是问:“高考前两天你在干啥?” 我便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洗键盘!”

准备开始拆键帽

准备开始拆键帽

键帽从下往上拆,用手从下面往上翻就行了. 我刚买回来的时候拆键帽怎么拆都是连轴一块儿下来的,这次倒是没有一个是连轴一起被拆的.

键帽从下往上拆,用手从下面往上翻就行了. 我刚买回来的时候拆键帽怎么拆都是连轴一块儿下来的,这次倒是没有一个是连轴一起被拆的.

继续阅读 »

以此向陪伴我高中三年的单车告别

昨天刚网购了两对刹车皮装上还把螺丝调好,今天去静安寺就被神秘人领走了. 没了车的话机动性大幅下降啊,今后的两个月只能做轨交了,好在魔都轨交发达,不然就死家里了.

我走了以后这辆车也就是躺在家里等着生锈,所以就当是送人了吧. 倘若是下一个主人没能善待,呵呵,你很快就会倒霉的. (获得成就:真传)

两年前大炮的车卒于静安寺,当天报的案,至今没消息,还要提供发票什么的. 我要是找得到发票那就去备个案,找不到就算了,反正也不会找到车子的= =

要是依着大炮的法子停在那个角落里的公安局门口,大概也不会有事了,偏偏听了某人停在了那个阴暗的角落. 白天看不出来,一到晚上根本就没有光. 总之要找地方停车的话,还是选人多的地方比较靠谱,公安局门口除外.

死在沙滩上了

意思是作为前浪,我终于可以晒太阳了。

两年团学最终退休,算是功成身退,还享受了一把最高得票的待遇。倒是要抓紧时间把这个站里的海报专页做掉…. 昨天的最后一次工作也算是圆满完成,有点小乌龙,嗯不能外泄。

在此还是要先感谢前任部长王薇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再者就是我任部长期间唯一的两名部员张诗锷和方逸韵,说来惭愧我高二一直在忙比赛,宣传部几乎就没怎么管,辛苦了两个人一整年了。

我还记得我初入团学的时候徐伟东因为整个高一候选人里面就剩三个男的了而被找去聊天,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加入团学时我说是要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其实这是瞎编的,事实有二:一是当时比较中二,满腔热血担心成了鸡血,而且想加入学生会为学校做事的想法由来已久;二是到内部以后搞到学校服务器应该会比较方便。说到这个,虽然学校的信息化软硬件都挺半吊子的,但是的确是在一步步向信息化发展。

当然了我还记得韩佳凌当时说他的目标是超越徐伟东,我现在可以直言不讳地说:至少,论奇葩,他做到了。

继续阅读 »